伪装

已死掉的魂魄能挽回吗?

不能。

已绝望的心态能复活吗?

无法。

人生已变得好无意义,无论怎么尝试,以前的她和从今简直是判落两人。

她不再因世间的事物,而感到喜怒哀乐…

她只什么是“哀”,“悲” 和 “愁”。

“喜” 于 “乐” 再也和她无法有了什么瓜葛。

一天又一天,在漫长的夜里,她一个人,默默地掉泪。

十二月,三十日。

她的人生已做到了尽头,无法再有回头之路。

她已把自己的世界封闭了起来,无论朋友们如何尝试走进去,她们看见的不过只是她的去壳罢了。

她为了以免他人起疑,经常装出开心的样子,只怕她们会知她是如此已感觉不到友情和爱的存在。

她害怕出门,她也无心出门,她会找千方百计和个种理由来避免和朋友见面,因为她已精疲力尽。

情绪不稳定的她,记忆不如从前,更于时间脱离了关系。

她不知明日的到来,更不知往后的人生,她如往的斗志,梦想和理想,都已灭了。

她就剩那曲曲的身体,冰冰的一颗心,在扑通扑通地因上帝赐给的生命而跳着…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